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子诗语

读书种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琐碎的村庄  

2012-05-06 12:27:48|  分类: 诗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琐碎的村庄(组诗)

 

□安子

 

◎尘土

 

父亲越来越喜欢墙角旮旯、柴草垛

一个懒腰伸过去,靠上就睡

睡够了慢慢睁开眼,拍掉身上的尘土

像要拍掉梦里的一些事情

拍不掉的就背在身上,带着它们回家

唠叨母亲做饭太淡,埋怨我晚上又喝酒

 

有几次我见他歪在草堆上满身尘土的样子

就像我小时候。父亲老了

越来越像一个孩子,喜欢带土的东西

母亲说我是从南坡土岗上捡回来的

我知道,有一天我还会回到那个土岗

而父亲先于我把那里的土

暖热

 

◎一场小雪刚好盖住麦苗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还不能跟我回家,四野裸露

她柔嫩的六瓣小脚只能走到这里

这是北方的初冬,一场小雪

还无法覆盖庭院、炊烟

和一条通往麦田的小路

这就足够了,我们依旧生火做饭

养鸡喂鸭

 

麦苗是我能看到的唯一绿色

现在,它们被一场小雪收在袖口

反复爱抚,不发出一点声音

没有风,田野安静

村庄安静。一场刚好盖住麦苗的小雪

让我更加安静

 

 

◎村庄

 

把每一棵草爱个够

它们很快会被羊群吃光

把炊烟爱个够,电磁炉会取代烧柴做饭

把每一寸土地爱个够,你不知道种子

在哪发芽

把墙角晒太阳的老人爱个够

有一天,你再也看不到那样慈祥的笑容

把田野、田野里的庄稼爱个够

它们会被厂房、公路挤占

把每一滴水爱个够,它们会随小河离开我们

把每一座砖瓦房爱个够,楼房会遮住它们的阳光

还要把每一颗星星,每一阵风

每一粒粮食、一顿饭

一双筷子、一张旧桌子、一辆小推车

爱个够

 

 

◎冬眠

 

歌声再低,能低到哪

这养大我的第一首曲子

被一棵草反复寻找。更多的草

伏下身子

 

母亲一直没顾上

直起腰。她要把这些草连根拔起

 

草根的位置被一只蟋蟀占据

冬眠之后,它们会像母亲那样

唱着小曲儿。我听着听着

就睡着了

 

◎雪落下来的时候是安静的

 

树、田野、小路和小路尽头蹲着的

村庄

也是安静的。它们的沉默会被一场雪压住

舌根

压一层,风解开一层

风始终安静不下来。就像我

被生活的雪轻轻压着

 

安静不下来的还有树枝上瑟瑟发抖的麻雀

田野里迷路的田鼠和屋子里

冒着热气的水壶

它们被雪压着,一点点清晰

又模糊

模糊再清晰。慢慢

温暖起来

 

◎双亲

 

把种子攥在手里,揣进怀里

扛在肩上,撒在土里

我仍是最瘦的一棵庄稼

父母已经老了。他们

把血液里的铁赶到腰上

挺直脊梁。仍没有

把我锻成器。这不能怪他们

我是一块成不了钢的石头

 

我依旧吃着他们

汗水里淅出的盐

在夹缝中寻找天空,寻找

泥土里的一块钢,植入他们

弯下的脊背

 

谁能从我的身体里提炼出

童年的时光。让我再看看

他们年轻时的模样——

日子比树叶稠,脚步

比庄稼密。生活

比筛子多孔

 

◎冬天的颜色

 

晨雾弥漫,从家到麦田的小路两旁

霜是什么颜色,冬天

就是什么颜色

父亲一步三咳,他要把这条颠簸的土路

咳成红色

 

月亮落的晚,白晃晃的

多像奶奶

掉在地上的半个银镯子

屋外,二叔刚给她的木棺

刷上第二遍漆。还没有下雪

那棺材是什么颜色

冬天就是什么颜色

 

现在,东方破晓。可以看到另一种颜色了

我家农田里的麦子

和这个冬天的早晨一样,有着新鲜的亮

父亲安静地点上烟,这是他心里

唯一欣慰的颜色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群星诗社
阅读(386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