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子诗语

读书种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末阔少刘耀德(七)  

2013-02-18 09:17:03|  分类: 小说《阔少家史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七  耀德调皮厌学  气走江南先生

安葬了刘迎恩,按理说耀德要给父亲服丧,守孝半年才能做别的事情,但刘耀德年龄还小,另外刘迎恩生病这段时间,各地的生意也都由掌柜到处理,所以处理完丧事,首要任务是照看好耀德,好好抚养他长大成人;其次还要打理各地的生意。好在刘迎恩在世时,各个店铺到掌柜都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,都一心给他干活,人也都老实可靠。家里办丧事这段时间,虽然各地生意略微受了点影响,但总体来说,经营状况还是不错的,这让葛淑雯很欣慰,而耀德的事,却让他总是不能放心。这不,在村里为刘迎恩治丧几天,回到县城后,耀德像跑野了一样,不肯到厢房里去读书,而是热衷于南北两个花园了。因为刘家在县城的庄园没有乡间那些好玩到,只有花园还有些虫子啊、花草啊供他玩乐戏耍。不几天,北花园到草坪被他拔了个精光,那些精心培育的花也都一朵朵被他折了扔着玩。把个花园弄得凌乱不堪,园丁气得只想抓住这小子给活剥了,但也只是心里想想,他连一指头也不敢动耀德。在北花园玩腻了,他又跑到南花园去。这次园丁受了北花园到教训,就把在南花园门口,不让耀德进去,耀德顺手从地上拾起一块瓦片,掷向园丁,弄得满脸是血,园地跑去向夫人告状,夫人只给了他几两银子去包扎包扎,也舍不得骂耀德一句。

整个刘家庄园除了仆人,没有和他年龄相仿的孩子,他的姐姐刘巧十二三岁了,也上了学,只有中午、晚上在家,刘巧懂事,知道她滴滴调皮捣蛋,也不大和他玩。耀德身边到人,除了他生母秦殊,就是葛淑雯,还有几个奶妈和几个伺候他到女仆。所以他虽然调皮捣蛋,性格乖戾,但却从小养成了他对女性的依恋。

花园事件之后,耀德被母亲强制着到厢房去读书,每天,秦殊不离左右地陪着他到师古堂西边的厢房,听赵瑞彤教课。这样耀德老实了几天,到第三天,再也坐不住了,非出去玩,秦殊不同意,他就大骂:“狗奴才,少管我。”气的秦殊摔头找不到地方,把这事给葛淑雯说了,葛淑雯劝她:“妹妹,别生气了,耀德还是个孩子,由着他吧。况且他将来还要掌管着这么大的家业,没有一个脾气,将来可怎么行?”

骂母亲就骂了,小耀德认定了让他读书,都是先生惹的祸,如果没有先生,他也不会每天被困在师古堂到西厢房里,因此从心里对赵瑞彤恨的不得了。别看耀德才四岁,鬼点子可不少,他总想找个机会气气先生,最好是把他赶跑,自己就不用每天坐到西厢房里无聊了。这一天,趁母亲没有和他一起来读书,上了一会课,赵瑞彤要出去解手,交代耀德先背诵刚才教的诗文,耀德很听话地答应了,赵瑞彤刚一走,他就跑到讲桌前,掂个凳子爬到讲桌上,脱了裤子蹲下就拉,拉完又站在桌子上往赵瑞彤坐到凳子上撒了泡尿,撒完之后赶紧规规矩矩坐到自己到凳子上,装模做样地背诵诗文。赵瑞彤方便完了,来到西厢房,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尿骚味和臭味,开始还以为上完厕所后自己身上带着的味儿,当走到讲座前刚要坐下时,发现凳子上湿漉漉的,桌子上一滩屎,差点没吐出来,赶紧捏着鼻子跑出了西厢房,他知道这是小耀德的恶作剧。赵瑞彤虽然教过不少官宦人家到子弟,调皮捣蛋的也见过不少,但却从没遇见过往他的桌子上拉屎撒尿的,赵瑞彤气的恨不能扇耀德几个耳光,可他眼看刘家对耀德连一指头都不舍得动,哪里敢打呀?更何况每年还有几百两银子和五百两路费,他心想忍忍就过去了。所以就没把这事告诉刘家,就又回到厢房,自己把屎尿打扫干净,强忍着怨气,重新教耀德读诗。

第二天,赵瑞彤像往常一样,来到厢房,耀德还没有来,想起昨天的事,到现在还恶心得想吐。他暗自琢磨:今天不如到花园里去,领着耀德四处走走,教他怎么做人,同时打开厢房的窗子,散散屋里的恶臭味儿。主意已定,就站在门口等着耀德,不多时,小耀德由丫头领着来到厢房门口,赵瑞彤见了,说:“耀德,今天咱不读书了,咱们到花园里去玩吧?”耀德听了很高兴,心想:正好,我也不想读那破书,到花园里玩玩就玩玩吧。于是跟着赵瑞彤来到南花园,丫头在后面伺候着。

上次耀德把南花园的花草薅的薅,折的折,现在还没有长好,看着偌大一个花园被他弄成这样,赵瑞彤就对耀德说:“耀德呀,这些花儿啊草儿啊,和人是一样的,也有生命,你看,你把它们弄折了,就像你把一个人的胳膊啊腿啊弄断了一样,你想,要是有人把你的胳膊啊腿啊弄折了,你不疼吗?这些花儿草儿也会疼啊。”因为没有在厢房里读书,耀德心情舒服多了,今天,他一反常态,不再对赵瑞彤吹胡子瞪眼,反而有了些顺从的意思,一边听赵瑞彤说话,一边若有所思的样子,这也让赵瑞彤心里舒服,仿佛忘记了昨天在课堂上往他讲桌上拉屎撒尿的事。而今天赵瑞彤对耀德说的话,也在耀德心里激起了一股小小的涟漪。他从小娇生惯养,他身边的人对他都百依百顺,没有人敢对他指三道四,更没人敢教训过他,赵瑞彤今天说的这些话更没人给他说起。刘耀德第一次感知到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的道理,他开始知道这个世界上,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生命的,他想起他的父亲刘迎恩临死前的情景,他觉得,父亲的死就像被他这段一棵花草那样,这让他有一种突然间长大的感觉。

刘耀德毕竟是富家子弟,这种在他心里感觉只是一闪而过,也许若干年之后,当他想起这些,会为他现在的想法可笑,也许会觉是得赵瑞彤这一席话,让他开始懂得情为何物。现在,这种想法一闪而过之后,他又开始调皮捣蛋起来。他想:今天不在课堂上,虽然少了枯燥的读书写字,但有赵瑞彤和丫头跟着,耀德总觉得不自在,他想:还得收拾收拾赵瑞彤。趁赵瑞彤还在前面讲大道理,丫头不注意的机会,耀德钻进了他弄塌的花坛的角落里,又随手拿些杂物遮住。

赵瑞彤不知道跟在他后面的耀德已经藏起来了,仍然说着:“所以,耀德,你从小要善待每一棵花草,这样,慢慢你就会发现,它们其实和人是一样的,你说是不是?”

问了好久不见回答,他转身看后面的耀德, 却不见了人影。问随从的丫头,丫头四处看了看也看不见。两个人就喊:“耀德,耀德。”不见回答,这下两个人可着急了,赶紧分头四处寻找,找了半天也不见人影。找不到耀德,赵瑞彤也不敢发作,伺候的丫头更不敢声张,生怕葛淑雯和秦姝知道了责骂她,于是两个人在南花园仔细寻找,差不多一个上午,两个人几乎找遍了南花园的每一个角落,也不见耀德。耀德躲在角落里,看着两个人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,心里好笑又解气,任他们怎么喊,就是不出声。

眼看要吃中午饭了,还是找不到耀德,赵瑞彤心想:这可怎么办啊?刘家给的报酬再多也没用啊,耀德跟着我学功课,我把人家孩子给弄丢了,这可要了我的命啊!伺候耀德的丫头更害怕:吃过早饭葛淑雯和秦姝看着她领走了耀德,现在人没了,自己就是拿一百条命来,也抵不过人家一条命啊。想到这,两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恨不得把整个南花园地挖三尺,把耀德给挖出来。此时,这两个平日里相见却不相知的人,因为一种心照不宣的想法仿佛突然之间成了至亲的人,他们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,你跑不了,也跑不了我。

以往这个时候,过不多大一会秦姝就要到厢房看耀德了,有时候也问问赵瑞彤耀德的学习情况。可现在赵瑞彤和丫头还没找到人,如果秦姝来看耀德,看不到人,恐怕他们两个人一个也跑不了,责骂一顿是小事儿,估计非把他俩给活剥了不可。这可怎么办呢?他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照不宣地想到了一起——三十六计走为上计!

往哪跑呢?赵瑞彤的老家是不敢回去了,刘家在南京有生意,一旦打听到他在家,能跟他拉倒吗?跑到别处吧,他随身有没有带银两,伺候耀德的丫头说:“咱们先到我乡下的老家躲躲吧,我是刘家拾来的,我没说起过我的身世,刘家也没有知道我老家在哪儿。”赵瑞彤说:“也只有这样了!”

这个丫头名叫倪玉环,本是许昌人氏,因为家境贫寒,随父母要饭到尉氏县,被刘家收留后,平日里专门伺候刘耀德的饮食起居。赵瑞彤和倪玉环两个人主意已定,当下就偷偷出了刘家的南花园,一路西南而去。  一路如何艰难,二人去往许昌之后生活如何,暂且按下不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