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子诗语

读书种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发在《中国诗歌》2013第4期的10首  

2013-05-22 08:13:13|  分类: 心情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◎苹果

 

苹果的香不在秋天。那么妹妹

我们还回到春天吧

你给我红花、绿草、蓝天。白裙子

是一朵积雨云,在你身上轻轻一碰就有电闪

雷鸣、牵念、爱、冷、暖倾泻而下

而苹果还没有吃完。这些年

我一直在一枚苹果里,在北方以北的一个小镇上

坚持晨练,按时上下班,抽烟、酗酒

却盖不住苹果的味道:酸酸甜甜

红如凝脂。像你的脸庞

妹妹。当草木再次抵达我们坐过的窗口

不管是清晨或者黄昏

街道上匆匆赶路的行人、卖烧饼的老人、讨价还价的妇女

我和他们是一样的

 

◎尘土

 

父亲越来越喜欢墙角旮旯、柴草垛

一个懒腰伸过去,靠上就睡

睡醒了就慢慢睁开眼,拍掉身上的尘土

像要拍掉梦里的一些事情

拍不掉的就背在身上,带着它们回家

唠叨母亲做饭太淡,埋怨我晚上又喝酒

 

有几次我见他歪在草堆上满身尘土

就像我小时候的样子

父亲老了,越来越像一个孩子

喜欢带土的东西

母亲说我是从南岗土岗上捡回来的

我知道,有一天我还会回到那个土岗

而父亲先于我把那里的土

暖热

 

◎中年论

 

落叶在落,像一个人

中年时的头发。染白余下的一小片的

是一场小雪

现在,他在这一小片雪地里踱步

脚印凌乱,是落叶的影子紧贴着大地

在走。他越走越冷

越走越凌乱,像一幅草就的山水

淡的不能再淡

 

无需装裱。这些胡茬到一定长度就会停止生长

像年轻时的欲望,每天都要刮短一些

越短越锋利。风的刀子

刻出他额头的皱纹,更多的皱纹

被这幅画的轴线拉直

他牵着画面——

上班下班,雨天带伞;遇到风雪就系紧领口纽扣

 

这样的日子一个扣眼对着一粒纽扣

时间、薪水一个萝卜一个坑

今天这个文件必须起草,明天要去给母亲检查身体

这笔钱缴水电费,那笔是同事的礼金

抬头是天,低头是路

脚下一棵努力伸出地面的种子,不管是草籽

还是花木,他都小心翼翼地躲过去

 

◎羸弱

 

我要开成一朵细瘦的花

细到一根针眼儿里,让母亲再为我缝一双

小小的翅膀。让我在低矮的墙根下

练习飞翔。那么多小蜜蜂围着采

我无糖、无蜜、无蕊、无果

 

杏花还没开,桃芽也没有发

每年的今天我都试飞一下

第三十九下,我仍没有飞过

院落的土墙

 

阳光斜照着,街上玩泥巴的孩子

他们无邪的样子还能保持多久

我的影子叠在他们的影子上

就是一个人的前半生

 

◎春天慢

 

天气转暖,要好好享受阳光

一缕缕照在身上。午后

又一寸寸挪走,像挪走生命里

剩余的部分

要珍惜这些美好

像珍惜电影里的慢镜头——

从馒头里嚼出麦香;从一杯茶里

喝出丘陵的骨头

 

草木枯荣。我们和草木没什么区别

得不到就远远地看着

像童年时看星星。现在看金钱、美女、权力

它们是草叶上的露珠,阳光会把它们赶走

而我把春天一再放慢:

摘不到星星,就跟着一只萤火虫

徒步回家

 

◎时光低处

 

叶子一生是幸福的。春天

为一朵花活着

落红是一处闲愁。而绿叶绝不

脚踏两只船——

风雨里,与身下的泥土

同舟共济

 

它在山上喝过泉水,在池塘边

听过蛙声。在窗口的树干上养胖

一屋子蝉鸣

这是叶子的中年,上有老下有小

螳螂在中间

进退两难。黄雀却不以为然

它有足够的耐心

说服一片叶子模仿自己的颜色

形状和姿势飞落到地面。那时天也凉了

一个人的暮年

总希望回到生他的地方

衣锦还乡只写在书里。一片叶子

也不过是草木一生

 

◎草木含秋

 

一棵草的秋天在西风里打转。一棵草

佝偻的身体驮着羊群——

枯黄的脊背在飞

那么多麻雀贴紧大地

卑微从不丢弃衰败,它们习惯了

沿着饥饿飞行

 

云朵在走,羊群留住了天空

它们为什么对一棵草低头

为什么眼含泪水,顺着秋风开凿的沟渠

压低欲望。虔诚太高

俯下身子的草从不丢弃

对一只麻雀的膜拜,草木有自己的

图腾。它们被露珠反复漂洗

褪色,缩水,缩小,却装下了盛大的秋天

 

◎缝隙

 

要挑出多少好日子,才能排列成玉米

瓷实的肩膀。村庄的重,西风的轻

被它扛着,轻轻的西风里

好日子密不透风

 

起早的人走来走去,却始终走不出

西风的两头。她往一头添油

往另一头加醋。酸的生活、柴米油盐

的日子。她偏爱紫葡萄的秋天

 

紫葡萄挂在院子里,而现在

她被挂在玉米地的一头,比西风还轻

比村庄更重

 

生活给予我的

 

生活给我了一条路

四公里——

家到单位,再从单位到家。我重复了多年

却只是过客。一条路真正的主人是树木和小草

春天发芽、夏天开花

到了秋天就收紧内心的风雨和疼痛

而我每天必须服下朝阳的兴奋剂、落日的安眠片

才不至于在中途迷失。这些药片

是生活给我的一枚按钮

让我有众多的通道打开每一个房间

灯一盏一盏亮了,照着回家的路

四公里。不长

不短

 

◎弓箭手

 

绿荫如伞,撑伞的人

距绿荫一射之遥。世界多么公平

有人拉弓,有人疗伤,有人在大雨中

滴水未沾

 

他握着伞柄的手,一定也握着

生活的刀柄。把这个世界一刀两开

一半真善美

一半假恶丑

他都在枕木上锻打成铁轨

火车载着希望驶过。它墨绿的身体

进入隧道

也会变成黑色。驶出时

刚好走过一射的路程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群星诗社
阅读(929)| 评论(7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